梅格时空大冒险·套装全5册

娱乐新闻 2020-03-26181未知admin

  “当然。”凯文的声音假假的,“毕竟我们是讲理的人。小查,你只要看着我,一下就好了。”

  查尔斯停下脚步,慢慢转身,用他空洞冰冷的眼睛看着凯文。凯文也看着他,梅格可以感受到凯大的专注力。一股强烈的震颤让查尔斯抖动。瞬间,他的眼睛像是看得到了,但他的身体随即猛烈扭动,再度变得僵硬。他又迈开木偶似的步伐向前走,“我早该猜到的。”他说,“如果你们还想看到莫瑞,最好别再耍小把戏,乖乖地跟我走。”

  “莫瑞?你这样称呼爸?”凯文问。梅格看得出来,他对自己刚刚差一步成功,感到又泄气。

  “爸爸?爸爸是什么?”查尔斯吟诵似的说,“不过是另一种错误概念。如果你觉得需要爸爸,我会你去找它。”

  “时候还没到。”查尔斯说,“你们还没准备好见它。首先我要跟你们介绍卡马卓兹星这个美丽而先进的星球。”他的语调像简校长一样,枯燥而卖弄,“或许你们还不知道,我们卡马卓兹星人克服了所有疾病和缺陷……”

  查尔斯像是没听到似的继续往下说。他当然没听到,梅格心想。“我们不让任何人。把有病的人,实在是一种慈悲,没有人会流鼻涕和喉咙痛上好几个星期。与其受这种不舒服,不如让他们进入睡眠状态。”

  “常原始的词汇。”查尔斯说,“在卡马卓兹星没有这回事,它会处理这些事。”他走到走廊的墙壁旁,在那里站了一会儿,接着举起手。墙壁闪烁,颤动,变得透明。查尔斯穿墙而过,对梅格和凯文招招手,他们便跟着走了进去。他们进入一个小小的方形间,间散发硫黄似的暗光。小小的间让梅格有种不祥的预感,好像墙壁、天花板,还有地板随时都会贴在一起,把鲁莽闯进的笨蛋压成碎片。

  “我不过是重新排列墙的原子结构。”查尔斯傲慢地说,“你在学校学过原子结构了吧?”

  “那你应该知道物质不是固态的吧?应该知道你,凯文,绝大部分是由空隙组成的吧?如果把你体内所有的物质集中起来,你就会变得和针尖差不多大。这是很简单的科学事实吧?”

  梅格的胃像是往下坠,她明白他们进入的方形箱子一定是电梯,而且正以飞快的速度向上。的光了他们的脸,查尔斯淡蓝色的眼睛吸收了黄光,变成了绿色。

  “。”查尔斯继续长篇大论,“在卡马卓兹星的人都很快乐,因为我们都是一个样。差异造成问题,你知道这点吧,我亲爱的姐姐?”

  “不不不,你知道的,你在地球上见识过这点。你知道这就是你在学校不快乐的原因。因为你和别人不一样。”

  查尔斯举起手,方形盒子便停了下来。其中一面墙似乎消失了,查尔斯走了出去,梅格和凯文跟在他后面,凯文勉强赶在那面墙重新出现之前走出去,而走出来后他们完全看不出来先前的开口在哪里。

  “我只是想让你们学会跟紧点。我你们,要是你们,你们其中随便一个,再给我惹麻烦,我只好把你们交给它。”

  查尔斯一说出它这个字,梅格又一次觉得自己像是被黏兮兮的恐怖东西碰到。“这个它究竟是什么?”她问。

  “你可以称它为老大。”查尔斯说完就咯咯咯地笑了起来,这笑声是梅格听过的最的声音,“它有时会说自己是最快乐的狂。”

  查尔斯单调诡异的声音在她的耳边嘎嘎作响:“梅格,你该有点脑子。你想在地球上为什么会有战争?人为什么会困惑,不快乐?因为他们有自己的生活,各过各的日子。我一直试图用最简单的方法跟你解释卡马卓兹星的人怎么生活。卡马卓兹星全体合一,也就是它。这就是为什么所有人都这么快乐,这么有效率。这就是啥太太那些老巫婆不想要的。”

  “不是。”凯文说,“你知道她不是,你知道那不过是她们闹着玩,或许也是她们在中保持快乐的方式。”

  “她们是在中没错。”查尔斯继续说下去,“她们想让我们继续困惑下去,不希望我们过有规律有组织的生活。”

  梅格狂烈地摇头,“不对!”她大喊,“我知道我们的世界不完美,查尔斯,可是那远比这样好多了。这样子不是唯一的选择!不可能是!”

  “可是也没有人快乐。”梅格认真地说,“也许没经历过不快乐的人,不知道什么叫快乐。凯文,我想回家。”

  “我们不能丢下查尔斯。”凯文对她说,“而且我们在找到爸前不能离开,你很清楚这点。不过梅格,你说得对,哪太太说得也对,这是。”

  查尔斯摇摇头,身上像散发出轻蔑和不屑。“走吧,我们在浪费时间。”他快步在走廊上前进,不过还是继续说话,“身为这种低等、的有机体还真是悲哀啊,啧啧啧。”他越走越快,一双小短腿动得飞快,梅格和凯文几乎要小跑步才跟得上。“看。”他说。他一举手,突然间就有一面墙变成了透明,他们看到墙的另一边是个小间,有个小男孩在里面拍球。他以固定的节奏拍球,这间小小牢的四面墙似乎跟着球的节拍律动。每当球弹起来,他就会尖叫,像是痛得不得了。

  “那是我们今天下午看到的小男孩。”凯文突然说,“那个小男孩拍球的方式跟别人不一样。”

  查尔斯又咯咯咯地笑了起来。“没错,偶尔会出现不肯合作的小麻烦,但是很容易就能处理好。在今天过后,他再也不会有偏差的想法。啊,我们到了。”

  他快速沿着走廊走,再一次举手让墙变得透明。他们又看到一个小间或小牢,有个巨大的透明圆柱,圆柱里有个男人。

  梅格冲向在圆柱里的男人,可是她一靠近看似敞开的大门,就像撞上一面砖墙,马上弹了回来。

  梅格被那股冲击力撞得又晕又想吐,根本没办法回答。有好一会儿她还担心自己会吐出来或昏倒。查尔斯又笑了,那不是他的笑声,但也正是那笑声救了梅格——她的怒火升起,压过了疼痛和恐惧。查尔斯,真正的查尔斯,从来不会在她受伤时嘲笑她。相反,她亲爱的查尔斯会立刻伸手抱住她的脖子,把柔软的脸颊贴在她脸上安慰她。但查尔斯却窃窃笑她。她背对着他,再次凝视圆柱里的男人。

  “噢,爸爸……”她渴望地悄声呼喊,可是圆柱里的男人并未转头看她。他的角框眼镜不在脸上,眼神也变得内敛,像在沉思。他没刮胡子,光滑的棕色胡子里着灰色胡须,头发也没修剪——不只是像在卡纳维尔角那张相片里的长度,头发从他的高额往后垂,软软的,快碰到肩膀了。他看起来好像另一个世纪的人,或遭逢船难的水手。虽然外貌改变了,但是毫无疑问是她的爸爸,她深爱的爸爸。

  “我想这跟的窥视孔很像,装在大门上的那种。”凯文解释,“你知道,往外可以看得一清二楚,可是从外面往内看却什么都看不到。我们看得到他,他却看不到我们。”

  梅格想起来,他们和红眼男在一起的时候,她把他扑倒在地,他的头重重撞到地上,接着就醒了;于是她朝他撞过去。可是她还没碰到他,他的拳头就先重重落在她肚子上。她大口喘气,疲软无力地再度将身体转向透明墙壁。牢就在眼前,爸爸的圆柱也在眼前。虽然她看得到他,虽然他们的距离近到伸手可及,但此刻的他却比钢琴上那张照片里的人还遥远。他静静站在那边,像是被冻在圆冰柱里,脸上流露出的耐神情,像利箭般刺透梅格的心。

  “对,难道你不想吗?”梅格,转身瞪着他。 “怎么会不想?这就是我们来这里的原因。”

  “那我们该怎么做?”梅格试着不让声音透露激动的心情,试着让自己听起来像查尔斯一样没感情,但声音终究变调了。

  “梅格,照我说的去做就对了。”冷淡平板的声音从查尔斯口中传出,“它想要你,你绝对跑不掉。别忘了我现在也是它的一部分。你知道,如果这不正确我就不会做了。”

  可是凯文没在听她说话,他似乎正倾尽全力集中在查尔斯身上。他凝视着查尔斯眼睛中那片惨淡的蓝,那仅剩的惨淡的蓝。“你是太纤细的精灵,禁不起她的役使……她把你在有裂缝的松树里……”他悄声说。梅格听出那是啥太太送他的那段话。

  有那么一会儿,查尔斯似乎听到了。接下来他耸耸肩,转过身去。凯文跟在他后面,试着把眼睛对上查尔斯的眼睛。“查尔斯,如果你要找巫婆,”他说,“它就是巫婆,啥太太她们不是巫婆。还好我今年在学校学过《暴风雨》,对吧,查尔斯?是巫婆把精灵艾瑞儿有裂缝的松树里,对吧?”

  凯文兴奋得呼吸急促,依然紧盯着他:“查尔斯,你就像被封在松树里的艾瑞儿 。我可以救出你。看着我,查尔斯,回到我们身边。”

  凯文的声音强烈地打在他身上:“查尔斯,快回来,回到我们身边。”查尔斯又颤了一下。接下来像是有一只的手,往他胸口一拍,把他打趴到地上。凯文和他交会的视线断了。查尔斯坐在走廊上嗷嗷叫,但声音不是小男孩的声音,而是像动物发出的声音。

  凯文摇摇头:“查尔斯差一点就出来了,我差一点就办到了,他差一点就能回到我们身边。”

  “你提到有裂缝的松树。爸爸不是比查尔斯更像被关在有裂缝的松树里吗?你看看他,在那边的柱子里。凯文,救他出来。”

  凯文用累坏了的语调说:“梅格,我不知道要怎么做,我不知道怎么样才进得去。梅格,她们对我们的期望太高了。”

  “谁太太的眼镜!”梅格突然说。谁太太跟她说过要等到无计可施时才能用,那就是现在。她把手伸进口袋,眼镜就在里面,凉凉的、轻轻的,给人的感觉。梅格用发抖的手指取出眼镜。

  “把眼镜给我!”查尔斯地下了命令。他从地板上爬起来,朝梅格跑去。

  梅格几乎没空拿下自己的眼镜再戴上谁太太的。她匆匆戴上去,一边的镜架滑到脸颊上,整副眼镜都快从鼻子上掉下来了。查尔斯冲向她,她飞身朝那扇透明的门撞过去,穿过了那扇门。她进入那个她爸爸的圆柱牢。她以颤抖的手指调了调谁太太的眼镜,然后把自己的眼镜放进口袋。

  “把眼镜给我。”查尔斯的声音传来。他和梅格都在牢里,凯文则在牢外头拼命撞门想进去。

  梅格踢了查尔斯一脚,接着就扑向圆柱。她觉得自己像是穿过又黑又冷的东西,但她还是穿过去了。“爸爸!”她大叫。她扑到他的怀抱里。

  这是她等了又等的一刻,不是从哪太太带他们踏上旅程算起,而是从漫长的好几年前,从不再收到爸爸寄回家的信,从别人议论查尔斯,以及莫瑞太太出现一闪而过的孤单或伤痛时开始。这一刻代表从现在到永远,一切都会没问题。

  她贴在爸爸胸前,除了喜悦,一切都抛诸脑后,只剩下依偎在爸爸身边的和舒适,在他双手环绕下的神奇安全感,还有他在身边带给她的全然镇定和。

  “梅格!”他喜出望外,大叫了起来,“梅格,你怎么会在这里?妈呢?弟弟呢?”

  她朝圆柱外望去,查尔斯在牢里,陌生的怪异表情扭曲了他的脸。她把目光转回她爸爸身上。没时间高兴、问好,或解释。“我们得去查尔斯那边。”她紧张地说,“要快。”

  她爸爸的手在她脸上摸索,她感觉到爸爸温柔有力的手指,但同时也惊觉,她看得到爸爸,看得到牢里的查尔斯和走廊上的凯文,爸爸却看不到他们两个,也看不到她。一想到这,恐惧就溢满心头。她惊恐地看着爸爸,而爸爸的眼睛还是和她记忆中一样澄蓝。她伸手在他面前晃了晃,但他的眼睛连眨都不眨一下。

  “可是爸爸,我看得到你……”她的声音越来越小。突然她把鼻梁上谁太太的眼镜向下推,越过镜片上方看向四周,发现自己立刻陷入全然的。她摘下眼镜塞到爸爸手上,“拿去。”

  “可是这是谁太太的眼镜,不是我的。”她解释着,没想到爸爸很可能完全听不懂她在说什么,“爸,戴戴看。拜托!”爸爸在中摸索时,她等在一旁。“现在看得到了吗?”她问,“爸爸,你现在看得到了吗?”

  “看得到。”他说,“墙壁是透明的。真奇妙!我几乎可以看到原子重新排列!”他兴奋或有新发现时的声音和以前一模一样。有时他在实验室累了一天后回家,和妻子聊起工作时就是这种语调。接着他大叫,“查尔斯!查尔斯!”然后他问,“梅格,他怎么了?那是查尔斯对吧?”

  “爸,他被它俘虏了。”她紧张地解释,“他跟它站在同一边。爸爸,我们得帮他。”

  莫瑞先生沉默了好一会儿,这段沉默里尽是他在脑子里思考的话。他不会把这些话说出来给女儿听。接着他说:“梅格,我被关在这里,我一直——”

  “爸,这些墙,你可以穿过这些墙,我就是进到圆柱里来找你。用谁太太的眼镜就可以。”

  莫瑞先生并未停下来问谁太太是谁。他拍拍近乎透明的圆柱说:“似乎很坚固。”

  “可是我进来了。”梅格又说了一次,“我人在这里。也许那副眼镜能重新排列原子,爸,你试试看。”

  她屏息以待,不一会儿就发现只剩自己一个人在这里。她在中伸出手,感觉到四周是起伏的平滑表面。她似乎全然孤独,并将永远无法穿过这片死寂和。她下恐惧惊慌,最后听到爸爸微弱的声音。

  圆柱的原子像是分了开来,让他穿过去找她。此刻的感觉很真实,几乎像触觉。他们在卡纳维尔角海边的小屋里,有一面用米穿成的帘子隔开餐厅和客厅。虽然那帘子看起来像面墙,不过谁都可以穿过去。一开始,梅格每次走到帘子边都会缩一下,但后来就习惯了,还会跑着过去,让那一长串米在她背后荡来荡去。这几面墙的原子大概是用类似的方法排列吧。

  “梅格,搂住我的脖子。”莫瑞先生说,“紧紧抱住我,眼睛闭起来,别害怕。”他抱起梅格,她的长腿紧紧缠着他的腰,双手紧紧抱着他的脖子。之前她戴着谁太太的眼镜穿过圆柱,只微微感觉到和寒冷。现在没有谁太太的眼镜,她觉得又冰又湿,这种感觉和先前以超时空挪移穿过卡马卓兹星时的感觉一样。不管征服卡马卓兹星的它是什么,它不只在这星球,也在这星球上。好一段时间,冷冷的似乎要把她从爸爸的怀抱中拉开。她试着尖叫,可是冰冷的中不可能有声音。爸爸的手臂紧紧抱住她,她尽可能紧紧搂住爸爸的脖子,不过她不再惊慌害怕。她知道万一爸爸没办法带她穿过去,他也会留在她身边,不会丢下她。她知道在爸爸怀里,就安全了。

  梅格眨眨眼,她觉得奇怪,怎么查尔斯和爸爸都变模糊了。接下来她从口袋抓出眼镜戴上,近视眼才慢慢看清楚。

  莫先生放下梅格,在小男孩面前。“查尔斯,”他的声音温柔,“查尔斯。”

  “这不是查尔斯!”梅格大叫,“爸爸,查尔斯才不是这种样子。他被它俘虏了。”

  “嗯。”莫瑞先生听起来很疲惫,“我知道了。”他伸出双臂,“查尔斯,快过来。”

  莫瑞先生的声音严厉了起来:“跟我说话的时候,要说‘爸爸,我做不到’或是‘爸爸,我没办法’。”

  “老爹,你少来了。”查尔斯的声音冷冰冰的——在卡马卓兹星之外的查尔斯是奇怪,是与众不同,但绝不会没礼貌,“这里不由你发施令。”

  “他听不到的。”查尔斯说。他朝凯个的鬼脸,接着把拇指搁在鼻尖,做了个轻蔑的手势。

  “可是他不是查尔斯!”梅格气得大叫。为什么爸爸就是不懂呢?“爸,查尔斯才不是那个样子!你知道他绝不会是那个样子!”

  “看过。”又一次,莫瑞先生听起来累坏了,“我看过。”他转向查尔斯,“你知道她不了的。”

  “爸爸,你不能把他当成查尔斯,别这样和他说话!你问凯文!凯文会跟你说的。”

  “快点,”查尔斯说,“我们得走了。”他随意地举起手,便轻易地走出牢,梅格和莫瑞先生也只能跟在后面。

  他沿着长廊走,每走一步,姿态就变得更诡异。人跟在后面,快步向前,好跟上查尔斯。

  “爸知道哪太太她们的事吗?”凯文问梅格。 “根本没时间跟他说,一团糟。”像石头般重重落在她心上。她在找到爸爸的那一刻,真的确信一切都会没事的,一切都会处理好,手里所有问题都能交出去,她不再有责任。

  “他不了解查尔斯。”她一面悄声对凯文说,一面怏怏地看着爸爸跟在查尔斯后面的背影。

  “去找它。凯文,我不想去!我办不到!”她停下脚步,但查尔斯还是以怪异的步伐继续走。

  “可是她们了我们!她们把我们带到这个的地方,然后抛下我们不管!”

  凯文惊讶地看她。“要是你想放弃就放弃好了。”他说,“我要跟着查尔斯。”他跑了起来,追上查尔斯和莫瑞先生。

原文标题:梅格时空大冒险·套装全5册 网址:http://www.performer5information.com/yulexinwen/2020/0326/15912.html

Copyright © 2002-2020 天寒地冻新闻网 www.performer5information.com 版权所有  

联系QQ:135284866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