北京有几大超级大家族有几大超级大家族 三星录

时尚新闻 2020-03-2675未知admin

  2012年情人节,韩国三星集团创办人李秉喆的长子李孟熙做了件不浪漫的事。其向递交一纸诉状,三弟李健熙私吞遗产,将其父生前以他人名义信托的部分财产转至个人名下,其中包括三星电子、三星生命、三星爱宝乐园等3家的股票,总价值约6.35亿美元。随后,李秉喆的二女儿李淑熙提出类似,要求李健熙返还价值1.68亿美元遗产。李孟熙今年81岁,李健熙70岁,已是年迈的老者为何仍为家产争斗?1938年,李秉喆创立三星商会。最初主要业务为海产品及蔬菜水果出口,上世纪50年代逐步拓展至制造业。1969年,三星电子成立,后逐渐成长为集团最大子,目前已是世界营收规模最大的电子。经数十年发展,三星集团成为韩国第一大企业,包括59家非上市、19家上市子。目前,三星涉足电子、机械、化工、金融等领域,有20种产品全球市场占有率居首。2011年,三星电子在《财富》世界500强中高居第22名,三星生命排名333,三星物产位居492。2010年,三星集团营业额达2201亿美元,超过以色列、等国的P,与P(2233亿美元)几乎在同一量级。三星集团虽然已快传承到第三代,但管理模式仍是的帝王式管理。据说李健熙开口时,无人敢说一个“不”字。北京有几大超级大家族这种模式的优点是决策果断高效、进取心强,特别适合竞争激烈、发展迅速的电子行业。当竞争者还在反复商讨应该哪种技术时,李健熙已经在听取多名工程师意见后果断拍板,三星电子迅速崛起并超越索尼正得益于此。然而,管理也有风险。李健熙独子李在镕曾大额投资IT业,上世纪90年代末IT泡沫破裂后,不得不依靠集团子注资才脱离窘境。即使李健熙本人也曾出过“昏招”,他曾大举进军汽车行业,但恰逢全球汽车业兼并,初生的三星汽车难以,最终被雷诺收购。即便如此,当初对进入汽车业持谨慎态度的一些董事依然被辞退。三星主要子的董事多是李健熙的,即使是外部董事,也多和三星有业务联系。三星集团与日本财阀、华人财团一样,股权结构复杂。其中,旗舰事业三星电子超过一半的股权由国外机构及个人持有,李健熙、李在镕父子直接持股量不足5%。但通过与交叉持股,集团各子间紧密相连。交叉持股及复杂的结构使家族在拥有有限股份的情况下,最大程度上控制整个集团,同时,此复杂的结构可在一定程度上规避税收。三星集团创办人李秉喆共有8名子女,长子李孟熙曾任三星电子副会长,一度被认为是三星集团人。但李秉喆仍时,李孟熙在继承权竞争中已经败给了弟弟李健熙。李孟熙被“废黜”后在“隐居”,李健熙成为集团主要继承人,得到了三星集团旗舰——三星电子。李健熙的独子李在镕预计将接手三星电子。李秉喆于1987年去世。在其去世前10余年,李秉喆曾召集子女在日本召开家庭会议,商讨财产分配。最终核心财产主要留给幼子李健熙,包括三星电子、三星物产、第一毛纺织。子女只获得非核心财产。值得注意的是,长子李孟熙本人并未获得任何财产,遗产归其妻孙福男所有。从这一安排可明显看出,李秉喆有意扶持幼子上位,同时削弱子女,特别是长子对的影响力。可见,李秉喆对日后的家族有一定预见,也欲通过一名后代的强势地位来企业的稳定。当然,子女也得到了一定的补偿。一般来说,创办人的强势足以家族及企业的稳定,而第二代中往往无人可以此强势领导地位。李健熙虽是“富二代”,却颇具创业者的狂热。据说一旦李健熙陷入思考,可长达48小时不睡觉,但一开口发言,便直指问题核心。当他在美国看到三星电子产品被摆放在角落里后,毅然决定,“除了老婆孩子一切都要变”。正是他的“疯狂”成就了今天的三星电子。2010年,智能手机及平板电脑普及以来,三星电子的股票收益率也一上扬。三星的导火索是长子李孟熙声称发现李健熙私吞父亲未公布的遗产,要求“分一杯羹”,随之引来二女儿李淑熙加入。虽然长女李仁熙表示“弟妹们争夺父亲遗产让人感到很羞愧”,但兄妹立场尚不明确。李秉喆偏袒幼子显而易见,但奇怪的是,居然有一部分遗产以他人名义保藏在信托中,而且只有幼子李健熙知悉。李健熙后来将这部分财产归为己有似乎也 “顺理成章”。或许,李秉喆早有意将这部分财产传给李健熙,但为了表现得不过分偏袒幼子,因此选择不公开。也或许李秉喆不希望幼子过早得到大额财产,要经过磨练才能得到完整份额。另外,李家长孙、李孟熙之子李在贤掌控的CJ集团曾是三星的一部分。1994年,李健熙将三星集团母之一的第一制糖转交给李在贤。第一制糖后更名为CJ集团。在李在贤的带领下,CJ逐渐从食品拓展成为一个大型集团。目前CJ主要涉足四大领域:食品及食品服务、生物制药、娱乐以及零售物流。然而,随着CJ集团的日益扩张,李在贤却与李健熙嫌隙日深。早在1994年,李健熙的私宅系统的摄像头曾对准隔壁李在贤私宅正门。 2012年2月底,CJ集团向警方报案,称三星派职员李在贤,并试图。虽然双方否认事件与遗产有关联,但两家的敌对很容易让人联想到如今两个家族分支之间的“交火”。一些观察家认为,三星源于创办人忽视传统——“传长不传幼”。的确,企业传承常选择在第二代“化”,反观三星的传承是因循传统世袭制度,却反传统的选幼子而不选嫡长子继承“帝位”,目的是“”一个强势的创办人。笔者更以为李氏家族斗争的主因是早前传承过程中过度激烈的竞争,加上创办人先因循传统将长子列为继承人,后又废黜,令其心存芥蒂。继承人之役最终结束后,却因亲属关系还必须在同一屋檐下,彼此的延续,怨恨因此越积越深,隐藏的财产后便引发强烈的嫉妒及争斗。韩国“经济总统”李健熙的能力有目共睹,李孟熙即使对继承权不,北京有几大超级大家族也只有空想的份。北京有几大超级大家族但从未公布的遗产突然,自然勾起了他的旧恨。与其说争产是为钱,不如说是为了一口气。华人企业家往往对其家业传承讳莫如深。三星李氏家族的斗争教训,让我们体会到,创办人经慎重考虑后即使可以某子女的继承权,但不可以其知情权。人选拔应有公开透明的机制规则,鼓励良性竞争,对退下的家族补偿并安排出,否则将埋下日后争斗的种子。另外,人选拔不宜操之过急,必须让他们由最谦卑的地位做起,充分考察所有可能继承人后再做决定。变换家族继承人,无论长幼,都可能埋下后患。三星李氏家族的传承经验,也让我们体会到传承规划应考虑家族治理。若家族关系淡薄,传承规划的原则是“分”。有优良的家族治理,传承才有朝“合”的方向规划的条件。另外应考虑家族人员结构与家族继承家业的能力及兴趣。其一,若家族关系和谐,家族治理优良且多名家族有经营能力与兴趣,可集中股权但保持股权转移的可能性,由多名家族共同经营。如拥有家族的李锦记李氏家族便是按此方向规划。其二,若家族仅一人甚至无人有能力经营,且家族治理不佳,则可集中资产与股权,如成立家族信托,分开经营权与所有权,让有能力经营的家族或职业经理人管理企业,不参与管理的家族作为信托受益人。但须注意信托治理,并保持日后解除信托转移股权的弹性,以便应对未来家族与的变化。例如,美国的奥克斯家族以有解散年限且规范受益人投票权的家族信托,拥有并经营《》达120年之久。其三,若多名家族有经营能力,但家族治理一般,则传承规划宜保留日后分配资产与股权的弹性。三星就是一例。另外如郑裕彤家族将周大福上市,集团形成新世界与周大福两大上市板块,众多家族分别参与其中一板块的经营或持有股权。其四,若家族有一人能力出众,但家族治理弱,则可将企业控股股权交由此并由其经营家业,分配企业外的财产,或仅分配少数企业股权。这也是中小型企业或第一次传承的企业中较常见的模式。据说,韩国人一生无法避免三件事,死亡、税收和三星。三星集团或许可在大多数时候呼风唤雨,但是,在家业传承这件事上,三星却和绝大多数的东亚家族企业一般,难逃家族斗争的。中国企业家不可不引以为鉴,谨慎规划传承。

原文标题:北京有几大超级大家族有几大超级大家族 三星录 网址:http://www.performer5information.com/shishangxinwen/2020/0326/16009.html

Copyright © 2002-2020 天寒地冻新闻网 www.performer5information.com 版权所有  

联系QQ:135284866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