张金柱案_张金柱案件

旅游新闻 2020-03-2677未知admin

  1997年8月24日晚,张金柱酒后驾车逆向行驶,将一个孩子撞飞,不治身亡;孩子的父亲和自行车则被卷在车下拖着狂奔,留下一条1500米的血,张金柱被判。直到今天,"张金柱"仍然是驾车撞人逃逸者的代名词,该案则成了所谓""的典型。

  1997年8月24日晚9时左右,河南省郑州市金水区经一口的人们目睹了惊心动魄的一幕:一辆的轿车撞上两辆自行车,其中一位骑车的少年被撞出好几米远倒在边,另一位骑车人和自行车被裹在车下拖着狂奔,自行车与地面摩擦发出一片片火花,满街的行人都惊呼起来。

  两位、行人、三辆出租车在之下,几乎一起加速对小轿车围追堵截,小轿车最后被一位战士拦下。而这时轿车后面已留下一条长达1500米的血。骑车人被拉出后,几乎,多根肋骨骨折,左耳外轮脱落,双脚后跟白骨绽出

  8月25日,当地《大河报》率先报道了这一惊人血案。此后,接连报道了市民的强烈反应,但没有点出肇事者的姓名,只说"此人身份待核实"。

  8月27日,肇事者被刑拘后,身份才被披露:张金柱,曾任郑州市局二七局长、郑州市高新技术产业区。

  10月13日,《焦点》披露了这一血案,激起全的,上要求判张金柱,也大肆渲染"不杀张金柱不足以平!"

  在强大的压力下,10月16日,河南省厅厅长王民义:张金柱恶性汽车肇事案是近几年我省罕见的违法犯罪案件,,国法难容!10月17日下午,郑州市局公布了对张金柱、、取消警衔的决定。

  12月3日,郑州市中级开庭审理此案。消息传出,近万人自发来到郑州中院门口。在门口支起了音箱,直播庭审过程。

  检方认为,张金柱不仅构成交通肇事罪,而且构成故意罪。理由是张金柱撞人后还能驾车回到顺行道上,并在围追堵截的情况下驶过一座桥、一个十字口、三个丁字口,能在

  障碍物前主动停车,在被打了一耳光后说,犯了法也不应该,所有这些都表明:他是有意识的,应当知道车底下拖着人。

  刑事附带民事诉讼的原告代理人称,从张金柱供述的材料所反映的思维活动中也可以判定,他"感觉震了一下"、"想往右拐"等。此外,张金柱具有33年驾龄,车底盘很低,车下拖拉着人和自行车,说一点不知道显属。为逃逸损害后果(苏东海重伤)的发生,是典型的间接故意犯罪。

  张金柱则辩称,开车前饮酒,开车后酒劲儿发作,加之多日在医院护理父亲的疲劳,血压升高,心脏病突发,一瞬间眼前一片漆黑,在不清的状态下造成交通肇事,不存在故意的情况。

  请教了有关心脏病、高血压方面的专家。专家认为,张金柱肇事后拖着苏东海逃逸时,根本没有心脏病发作迹象,其高血压属于,不存在脏器病变并影响功能的可能,也不可能出现意识障碍。

  1998年1月12日,郑州中院公开宣判:张金柱犯故意罪,判处,;犯交通肇事罪,判处三年;决定执行,。同时赔付共计9。5万元的各种赔偿。

  河南高院审理后认为,张金柱拖拉苏东海逃逸途中,有9位目击者的证言在卷,确实、充分,足以认定。张金柱身为,酒后违章驾车肇事,致一人死亡。为逃避,又不顾另一被害人死活,在汽车拖卡着被害人的情况下驾车逃逸,将被害人苏东海拖拉1500米,致其重伤,造成严重残疾。直至在众多车辆追撵、堵截的情况下,才停车。可见其主观上是明知的,意识是清楚的。其行为已分别构成故意罪和交通肇事罪,且手段特别残,影响极坏,态度不好,应依法从重处罚。原判准确,量刑适当,审判程序,裁定驳回上诉,维持原判。

  此案虽发生于十年前,但至今仍被众多学者当作"新闻审判"和"媒介"的,认为交通肇事罪不可能判,是影响了司法,造成了司法不公。

  张金柱临刑前也哀叹:"我死在你们记者手中。"连张金柱的律师也说,在全国新闻传媒的催化下,在众口一词的喊杀声中,为张金柱所作的辩解显得那么纤弱无力。张金柱已经超过了交通肇事案被告人的身份,成了队伍中违法乱纪的典型代表,成了激发人们各种化情绪的触点。

  应该说,这话有一定的道理。显然,如果不是锲而不舍的追踪,曾任过局长、的张金柱说不定破费一些钱财就可以把事情"摆平";大不了降一职,处分也就完事;最坏也不过是判个缓刑。

  种种迹象已经表明了这样的趋势:事发次日,已被的张金柱被送往医院"看病",还有人向苏东海发出,连报道该事件的记者也接连接到电话。很多目击者三缄其口,怕受报复。此后的一个半月有关报道都是:"此案正在审理之中。"直到《焦点》披露后,案件才有了重大转机。可以说,记者介入不仅了此事大事化小、小事化了的可能,而且将此事扩大化了。

  但是,不要忘了,传媒并无审判权。张金柱是否当杀,只能是由依据法律来裁决。

  张金柱犯交通肇事罪,这是肯定的。按照刑法,此罪即使有"因逃逸致人死亡"的加重后果,也只是在七年以上内处罚。但这里的"因逃逸致人死亡",指的是消极逃逸,即肇事后肇事者不及时救人,而是逃离现场,致使被害人因抢救不及时而死亡。而张金柱的情况显然不是这样:肇事(致一人死亡)后,为逃避,又不顾另一被害人死活,在汽车拖卡着被害人的情况下驾车逃跑,致其重伤,造成严重残疾,情节不可谓不恶劣,结果不可谓不严重,这种积极的逃逸行为,本身又构成了故意罪。而依据刑法的,故意"致人死亡或者以特别残手段致人重伤造成严重残疾的,处十年以上、或者"。判张金柱,是在法律的量刑幅度内作出的。虽有些偏重,但也情有可原:依据张金柱犯罪情节之恶劣、影响之严重、拒不之态度,难道不应该从重惩处吗?

  刑专家阮齐林教授认为,交通肇事有两种情况历来是按故意、故意罪论处的:(1)为,又故意将伤者撞死的;(2)明知被害人被拖挂在车下,为逃逸而不顾被害人,将被害人拖挂致伤残、死亡的。张金柱案就是一个典型。

  张金柱被判后,许多人惊呼张金柱罪不该死,是引发的影响了审判,甚至有人专门出书为他。虽然直到现在,界对张金柱是否应该判还有争论,但对一个案件如何量刑甚至如何有不同看法,都是正常的,这也说明的宽松、界的活跃。而在没有新的情况下,对生效判决提出质疑,则不是一个法律至上国家的表现。

  诚然,某些传媒的某些言词确属失当,应以此为鉴,但说影响了司法,并借此否定的监督,是严重的认识错误。截至目前,影响中国司法的致命性因素,不是监督,而是各种的不当干预。而监督表面上是监督司法,其实是监督各种防止其不当干预司法。

  张金柱是。而终于讨回了的被害人苏东海一家也并不轻松:在此后的漫长岁月里,他们都将不得不承受失子的伤痛,他本人更是不得不承受浑身伤疤的疼痛,不得不承受从高级宾馆的高级厨师到看车人的转变(事故使他连勺子也拿不动了),不得不承受巨额的债务,即使在炎热的夏季,他也只能长衣长裤长发,为的是遮盖身上和头上的伤疤。

  张金柱专题栏目,提供最新新最全的张金柱案_张金柱案件、以及张金柱等相关信息

原文标题:张金柱案_张金柱案件 网址:http://www.performer5information.com/lvyouxinwen/2020/0326/15990.html

Copyright © 2002-2020 天寒地冻新闻网 www.performer5information.com 版权所有  

联系QQ:135284866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