胡斌已经不是“张金柱第二”

旅游新闻 2020-03-2697未知admin

  《胡斌会不会成为“张金柱第二”?》是某著名评论员的文章。文章不无忧虑地说:1997年河南郑州张金柱交通肇事逃逸,在压力下,被很快地以数罪并罚处被告人告终。但由此也留下不少质疑。有种观点认为,此案在我国对交通肇事罪的处理中显属罕见,甚至可以说是绝无仅有。其中,反思最多的则是“审判”、“”。(5月15日《潇湘晨报》)该文给人的感觉是:张金柱已经成了和之下的一件冤案,胡斌会不会再一次成为和之下的冤案?

  因为张金柱案过去已近12年,不搜索相关资料,人们基本忘却那是怎么一回事。杨文的结论和根据,想必也是从搜索的相关资料而得。但我搜索到的资料,所能得到的结论,和该文相去很远。首先,曾任郑州市局二七局长、郑州市高新技术产业区的张金柱是酒后驾车,逆向行驶,这就区别于一般的交通肇事,而是危害公共安全。至少可以说,是在明知酒后驾车会“危害公共安全”的情况下,却依然故我酒后驾车,结果真的“危害公共安全”了。

  其次,身为局长肇事后不救人而逃逸,与无异。11岁的苏磊被当场撞飞好几米远倒在边,张金柱的皇冠车挡风玻璃被撞出破碎的大窝,苏东海以及两辆自行车被卡在皇冠车左侧的前后轮之间,自行车与地面摩擦发出一片片火花,满街的行人都惊呼起来。张金柱还是不顾被害人死活,在皇冠车拖卡着被害人的情况下驾驶狂驰,将被害人拖拉1500米,致其,多根肋骨骨折,左耳外轮脱落,双脚后跟白骨绽出。苏磊因为延误抢救不治身亡。这种视他人性命为草芥的行为,早就不是简单的交通肇事,也不是简单的消极逃逸,而是故意,危害他人。

  再说,该文说张金柱“被很快地以数罪并罚处”,并不符合事实。1997年8月24日21时40分张金柱肇事后拖人狂逃,众出租车司机怀着满腔猛追,才将皇冠车逼停;到8月27日,张金柱才被刑拘,身份才被披露;此后一个半月,有关报道总是“此案正在审理之中”;10月17日下午,郑州市局才公布对张金柱、、取消警衔的决定;12月3日,郑州市中级才开庭审理此案;1998年1月12日,郑州中院才公开宣判;1998年2月26日,张金柱才被执行。半年之久说成“很快”,难以认同。

  还有,该文说“在压力下”,似有不顺。“对于如此“危害公共安全”的肇事者,没有才是奇怪的,沉默更是的。说“在压力下”,“审判”、“”,实在是认知错误。一是对审判能力的低估,在法律知识广泛普及的今天,难道大众的判断和的审判结果就不能一致吗?一致了就是压力的结果吗?二是缺乏说是“审判”的,事实正好相反,张金柱一审被判的当天下午,大河报副总编马云龙即写就一份内参,认为张金柱“罪不容赦”,但“罪不当诛”,送往河南省高院等司法及高层;1月14日,河南分社也发了相同立意的内参。

  “”论更是夸张,是对性和性的。无巧不成书,我们不由想起去年,林嘉祥猥亵一个好心为他带洗手间的女童后,不是惭愧道歉,,而是厚颜,。作为林嘉祥的上级,全国政协委员、交通运输部海事局常务副局长刘功臣在上却说,林嘉祥是个好干部,“网络是可以的,他就是个倒霉蛋”。其实,国家赋予大众的话语权,还远远没有到位,对公的监督还孱弱不堪,“进京”,“跨省追捕”,“案”在不断上演,坊间稍微表达一点,就惊呼“”,实在是太夸张了。

  我们回忆清楚张金柱案之后,就能领会“张金柱第二”的含义,才会发现胡斌已经不是“张金柱第二”。读罢该文,发现作者忧虑的原因原来是:胡斌被警方以“交通肇事”刑事后,质疑,他在繁华地段的飙车致人死亡,已经构成了“不特定的人员的安全”,符合“危害公共安全”罪的犯罪要件。相对于“交通肇事罪”判处的刑期仅在3年以下,“危害公共安全罪”是一项量刑幅度从10年以上直至的重罪。一位律师认为,“无论如何,相信此事件的巨大效应将成为判决此案的一项重要的参考指标。”

  事实上,5月15日,杭州局称,根据所搜集的查明的案件事实,以及我国刑法第133条的,胡斌的行为涉嫌“交通肇事罪”,并以胡斌涉嫌交通肇事罪向杭州市检察院提请批准,并说“最终胡斌的行为构成何种将由依法判决确定。”可见,把胡斌的行为定性为涉嫌“交通肇事罪”,杭州局自己也是不踏实的。该文说“质疑”,其实法律界学术界也有人在质疑。海南大学院副教授5月13日刊文就提到,不少法律界人士认为,胡某涉嫌的应为“以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”。并且列举5月9日《成都日报》报道富家子弟蒋佳君醉酒后驾驶一辆无牌照“悍马”肇事逃逸,造成1死5伤,当地以蒋某涉嫌“交通肇事罪”为由提请检察机关批准,但成都高新区检察院否决了这一案由,而是以涉嫌“以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”作了。(5月13日《新闻晨报》)

  总之,我们要几个概念和事实,张金柱不仅是交通肇事,更是“危害公共安全”,故意他人;并没有“很快”被判告终,而是半年之后才被执行;“压力下”是;“审判”恰和事实相反;“”是夸张;所以,担忧“胡斌会不会成为‘张金柱第二’?”是过分焦虑。因为胡斌已经不是“张金柱第二”。如果胡斌的涉嫌被检察院或纠正为“以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”,这也不是受大众观点和法律学术界观点的影响,更不是“”的佐证,而是检察院或的判断。就我们普通百姓的法律知识来看,胡斌多次闹市区飚车、高速公上车速曾达210公里小时,这次又在闹市区高速飚车,跨越红线米远,说这仅仅只是“交通肇事”,实在说不过去吧。

原文标题:胡斌已经不是“张金柱第二” 网址:http://www.performer5information.com/lvyouxinwen/2020/0326/15985.html

Copyright © 2002-2020 天寒地冻新闻网 www.performer5information.com 版权所有  

联系QQ:135284866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