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国干涉还辽专家谈甲午战争:清朝如果可能获得最终胜利

旅游新闻 2020-03-0990未知admin

  5年1月,眼看甲午战局糜烂,不可,清的主战派们也不得不考虑议和的问题了。1月底,清派特使张荫恒、邵友濂就赴日商讨议和事宜。没想到,日方嫌二人官阶太低,不跟他们谈。伊藤博文放话说,非恭亲王和李鸿章不谈。

  “议和”免不了割地赔款。这注定是一件留下千古的事。清廷怕李鸿章推辞,在电报中着意强调:“该大臣当念时势阽危,既受逾格之恩,宜尽匪躬之义;谅不至别存顾虑,稍涉迟回也。三国干涉还辽

  2月22日,李鸿章奉旨进京。在如何议和的问题上,君臣之间有一番计较。李鸿章深知一旦割地,自己免不了留下卖的,于是表示:“割地之说不敢担承,假如占地索银,亦殊难措,户部恐无此款。”李鸿章这话其实是说给站在一旁的户部尚书翁同龢听的。翁同龢是朝中派之首,与李鸿章是一对政坛死敌。自1年翁同龢接掌户部以后,就以国库为名,北洋海军不得再向海外购买军舰。本来发展势头良好的北洋海军一下子断了炊,日本海军反而利用北洋海军发展的停滞期,后来居上。这件事上,翁同龢应该负很大责任。李鸿章为防止自己在谈判期间再受翁同龢掣肘,先把丑话说在了前头。翁同龢一听此言赶紧,只要不割地,赔多少钱户部都有办法。可李鸿章心里明白,想不割地就让日本人满意,是绝对不可能的。于是,他又表示:“割地不可行,议不成则归耳。”李鸿章摆出一副“谈不成拉倒”的架势,无非是为了让光绪授予他更大的。

  “割地”必然留下千古,光绪也担不起这份历史责任。于是他奏请慈禧太后决断。甲午期间一直隐身幕后的慈禧太后,这时候自然不肯替光绪承担责任。于是她传出话来:“慈体昨日肝气发,臂疼腹泄,不能见,一切遵上旨可也。”见慈禧一推六二五,光绪帝只得咬牙授予李鸿章“商让土地之权”。

  5年3月19日,李鸿章与儿子李经方、秘书罗丰禄等人抵达日本小城马关。3月20日下午,谈判在马关春帆楼开始。春帆楼是当地一家有名的饭馆,以烹饪河豚而著称。然而,在春帆楼的和谈中,被当作河豚任人鱼肉的只能是中国。

  考虑到李鸿章已年逾古稀,日本人在他的座位旁边放了一个取暖的火盆。不过,谈判的气氛可不像火盆这般温暖。一上来,日方全权大臣伊藤博文就狮子大开口表示,如果要前线停战,中国应将山海关、天津、大沽三地交由日军占领,而且这期间日本驻军的费用要由中国负担。第一天的谈判围绕着停战问题展开。双方一直争论到下午4时20分,仍没有结果。最后,李鸿章表示要跟朝廷商议,才能给出答复。

  谈判结束后,李鸿章立即给清廷发去了电报。可他不知道,他发的电报,以及清廷给他回复的电报,早就被日本人破译了。

  日本人是如何破译中方电报的?这事儿还要从4年6月日方递交给中国驻日公使汪凤藻的一封超长照会说起。当时,中日两国已成剑拔弩张之势。6月22日,日本外务大臣陆奥光向汪凤藻递交了一份汉文照会。第二天,汪凤藻向总理衙门发了一封超长的电报。日本人断定,这封电报的内容就是照会无疑。于是,他们根据照会的文字,成功破译了清使用的。

  遭到破译,清兀自不知。到了春帆楼谈判,李鸿章与总理衙门之间的电报往来,仍用的是这套。李鸿章怎么请示,清怎么回答,日本人全部了如指掌。三国干涉还辽谈判刚刚开始,三国干涉还辽就已经摸清了对方的底线,谈判桌上的伊藤博文占尽先机,不管李鸿章如何费尽口舌,他始终稳坐。

  谈判桌上的李鸿章犹如在菜市场买菜一般,软磨硬泡,低声下气。对于一位身居高位、年逾古稀的老人而言,已全无体面可言。李鸿章豁出去这张老脸与伊藤博文讨价还价,无非是像他说的那样:“争得一分有一分之益”。可是任凭李鸿章博同情也好,拉关系也罢,伊藤博文始终不松口。国际从来都是裸地用利益说话,城下之盟也从来都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。

  5年4月17日上午11时40分,李鸿章代表清在春帆楼签下丧权辱国的《马关条约》。条约内容包括:中国承认朝鲜;割让岛及其附属岛屿、澎湖列岛与辽东半岛给日本;赔偿日本二亿两白银;沙市、重庆、苏州、杭州为通商口岸;允许日本人在通商口岸开设工厂。

  《马关条约》签订的当天,李鸿章一行就乘船返回了中国。此后,李鸿章发誓再也不踏上日本土地。“马关”也成为中国中永远的伤心地。

  日本人最初向中国提出的战争赔款是白银三亿两,《马关条约》签订时,这个数字缩减为白银二亿两。少的这一亿两白银与谈判期间李鸿章的刺杀事件不无关系。

  3月24日,在进行完第三次谈判后,李鸿章乘轿返回不远处的住所——引接寺。走到半,一个忽然从旁边的胡同里蹿出来。他左手按住轿夫肩膀,右手举枪向李鸿章射击。击中李鸿章左眼下,嵌入颊骨,血流不止。李鸿章登时晕厥过去。幸运的是,这一枪并未致命。少顷,李鸿章便苏醒过来。据说,轿子到引接寺门前时,他是自己走进去的。

  经查,行刺李鸿章的日本人名叫小山丰太郎,是个无业游民。他是一名狂热的军国主义者,听说中日两国正在进行和谈,他极为不满。他认为,“日本的战果还不充分,如果现在实现和平,当清国再度兴起时,迟早要重新反对日本。”为了和谈,他决心李鸿章。

  李鸿章遇刺后,日本方面感到非常尴尬。陆奥光和伊藤博文在李鸿章遇刺当晚,就急忙赶去引接寺探望。对于完全掌控谈判节奏的日本而言,这次刺杀事件打乱了他们的步骤。他们既怕李鸿章借伤势严重回国,中断谈判;又怕列强乘机插手干预。陆奥光与伊藤博文商议,只有无条件同意李鸿章提出的休战,才能稳住他。得到奏报后,明治也同意休战。为了安抚李鸿章,他特意派了两名军医总监到马关给李鸿章看病。日本皇后也送来御制绷带,并派两名前去护理。

  李鸿章果然带伤留了下来。一方面是因为日本许诺暂时休战,另一方面清也深恐他借伤重而中断谈判。4月17日,纱布包着半边脸的李鸿章签下了《马关条约》。他曾自嘲道,一枪换回一亿两白银,值了。

  日本通过《马关条约》赚得盆满钵盈,引起了列强的不满。其中最为利益攸关的便是。战前,李鸿章曾希望出面调停,可当时认为中国胜算较大,不想趟这趟浑水,选择了作壁上观。而今,中国一败涂地,眼看朝鲜落入日本手中,甚至连辽东半岛都要割给日本。坐不住了。

  5年4月11日,沙皇在彼得堡召集特别会议,侍从武官长万诺夫斯基说:“必须使用外交方式使日本放弃满洲。如果这种不能成功,则须使用武力。”财政大臣维特甚至表示,如果日本对的要求置之不理,不惜与日本海军开战,甚至轰击日本港口。

  在《马关条约》签订的当天,邀请法德两国共同参与日本“还辽”行动。对此响应积极。一方面希望把牵制在亚洲事务中,减轻其在欧洲事务上对的压力;另一方面他们也想通过干预“还辽”在中国攫取更多的好处。事实上,早在3月下旬,外交大臣马沙尔就曾致电驻俄齐尔绪基,表示支持在东亚时局的观点,并愿意与共同采取一致行动。

  至于法国,自普法战争失败后,一直在寻求向复仇的机会。2年,法国与缔结同盟。“联俄制德”一直是法国外交的核心。看到与在东亚政策上取得一致,法国自然不愿意置身局外。同时,法国也希望借着促成“还辽”有功的名义,包揽中国南方各省的贸易、筑和采矿权。

  出于共同的利益,4月23日下午,俄、德、法三国分别向日本外务省发出备忘录表示,日本占领辽东半岛不但直接中国首都,而且不利于远东的永久和平。三国希望日本放弃占领辽东半岛。公使在发表声明后,还不留情面地日本外务次官林董:“日本必须让步,对三国开仗是没有希望的。”

  三国的强硬态度,给正沉浸在胜利中的日本兜头浇了一盆冷水。陆奥光回忆,此时日本国内一片恐慌,好像日本就要受到三国炮击一般。即便平素属于对外强硬派的人物,也不敢轻言抵抗。

  得知三国“还辽”的消息,清廷上下一片狂喜。法国驻华公使施阿兰回忆:“自从我们把各自的行动通知中国以后,中国感到异常兴奋。中国一方面因三国的而感到欣喜鼓舞,另一方面却害怕日本不接受这个友好的劝告。”

  当时,朝在为是不是要接受《马关条约》而吵得热火朝天。“诸将或泣谏言,愿决死战,不肯以寸土与人”。正在京中赶考的举子们,表示“拒和”。光绪正在为接不接受《马关条约》犹豫不决,三国“还辽”可谓是“于和战两途之外,别辟新径。”

  面对三个大国的,日本软了下来。 5月10日,日本发布诏书,接受三国忠告,放弃占领辽东半岛。不过,日本人不甘心把辽东半岛白白还给中国,又敲了清3000万两白银的竹杠作为赎金。甲午战争后中国对日赔款总额达到了惊人的两亿三千万两白银。

  放弃辽东半岛,让日本理上受到极大冲击。5月份,日本评论家三宅雪岭接连在上发表言论。在一篇名为《我对辽东时局的看法》的文章中,他写道:“归还辽东既面子,又一半胜利……百战百胜反而招致了外来的,其责任到底在哪里?”他甚至要求外交引咎辞职。

  不过,当时的日本既没有与列强直接对抗的资本,也没有摆脱以来面对的自卑心理,只好归还了辽东半岛。不过,“字心头一把刀”。日本将此后的十年称为“卧薪尝胆的十年”,誓要卷土重来。

  《马关条约》,中国向日本赔偿“库平银两万万两”。该款分作八次交完,第一次赔款交清后, 未交完之款,加收5%的利息。后来,三国还辽,中国赎回辽东半岛又赔给日本3000万两银子。再加上日军在卫驻军的费用150万两,日本发动甲午战争,总共向中国了2亿3000多万两银子。这是当时清3年的收入。实际操作中,日本又巧取豪夺,使用各种,敲走中国不少银子。

  所谓“库平银”是清国库收用的标准货币单位,起源于康熙年间。其成色约为93.5374%, 即每一千两纹银含有935.374两纯银。

  按照《马关条约》条文,中国支付给日本的赔款以库平银作为计算单位。可是日本驻华公使林董却以库平银成色不足为由,要求清支付成色为98.889%的白银。迫于日本的压力,清只得就范。仅此一项,中国就多付给日本1325万两银子。

  当时国际间的货币支付多用英镑结算。金融市场瞬息万变,日本提出“先划定一公平之镑价”。近代金融知识几乎为零的清,哪里参得透这其中的奥妙。结果,用银子兑换英镑一项,中国又亏了1494万两银子。

  这样一来二去,日本通过发动甲午战争从中国的战争赔款共计2.597亿两白银,是日本实际军费支出的2.6倍,日本年度财政收入的4.87倍。

  甲午战争只打了9个月,如果继续打下去结果会怎样?这是几代历史和军事研究者们关注的问题。

  一是清朝财政能力逊于日本。网署名“兰台”的文章认为,甲午战前日本的年财政收入接近中国,年度军费则数倍于中国;战争期间清仅仅筹措了不到日本战费的一半就已捉襟见肘,因此得出结论“日本就是用钱砸,也砸赢了清朝”。

  二是清朝国内局势不稳。清末满汉矛盾、与地方的矛盾加深,4年至5年上半年,除了孙中山和杨衢云已准备在广州发动起义外,还有湖南武冈州“会匪”,广东韶州“匪乱”,“马贼”扰,关外会党首领孟毓奇等谋在起事,甘肃“回乱”等等。日本间谍泷川大尉的报告也说:清国“不定,军队中也常听到有人不满情绪”。

  但是,这种观点夸大了财政因素对战争的作用,也低估了清的稳定性。日本财力虽尚可支撑,但军队人数不足,即使临时征召,战斗力也不是一朝一夕能够形成的。在清军主力对日作战的情况下,国内并未出现大规模反清。

  历史学家迟云飞指出,甲午战争时,日本经济发展还很有限,它的经济实力以至国力还小于中国。比起战争时,它的国力更难支持持久的战争。虽然中国的财政也会十分困难,但若战争时间延长,则中国的潜力就会逐渐发挥出来。

  还原5年春的军事形势,可见日军虽准备充分,突然袭击,占据上风,但疲态已现,占领区有限,后备兵力枯竭。清军则屡败屡战,获得了当地支持,进行局部,初步具备持久战的条件。

  日军伤亡减员达3万多人,其中死亡和残疾就达1.7万多人。5年3月,日本外务大臣陆奥光承认:“国内海陆军备殆已,而去年来继续战斗之我军队人员,军需固已告缺乏。”

  马关谈判时,日军除歼灭北洋水师,开战八个月占领的地区只有辽宁南部、山东卫和澎湖列岛,并未攻下中国任何一个省会。这对于准备充分的战争发动者来说并不大。

  日军已接近倾巢而出,如果打算进攻中国当时经济最发达的长三角和珠三角地区,会继续分散兵力,还要冒英法在华利益乃至引起国际干预的。如果日军进攻,实施“直隶平原决战计划”,只能从山东或辽东撤出,转而在山海关或大沽口登陆。北方清军主力云集京津地区,大沽口的防御当时属国际一流,1900年八国联军进攻时,炮台守军曾击沉击伤多艘联军军舰。即使日军能打进城,只要清廷抵抗,日本会陷得更深。

  同时,在辽东和山东抗敌的清军势必从侧翼日军。5年交战的清军主力是从南方调来的老湘军和东三省自己训练、保家卫国的军队,打了不少硬仗,如5次海城之战,太平山之战。日方记载称“炮兵发射炮弹估计多达数千发……彼我死尸堆积成山,血流如注”,称赞清军“先攻城,后又攻海城……现在采取攻势,其志甚佳”。5年二三月,山东清军收复牟平、文登、荣成等地,辽东清军收复宽甸、长甸、金厂等地。

  日军攻陷后,平民两万人,全城只有36人幸免。此后,各地认清了日军的野兽,对清军的支持和主动参军越来越踊跃。辽东清军在冰天雪地中奋勇作战,少有后方调兵补充的记载,宋庆、聂士成、依克唐阿等部队竟然越打越多。当时的前线将领、大部分封疆大吏都要求拒和再战,《》等外国也大多认为中国仍有持久作战的潜力。

  我的结论是,清朝如果下去,很有可能获得最终胜利,至少可以获得不那么苛刻的和平条件。

  根据协议,驻扎在阿富汗的外队有望在14个月内全部撤出。则承诺不再让阿富汗成为的所。

  “黑鹰”直升机失事,共8人遇难。其中包括“参谋总长”沈一鸣等高层罹难,岛内外。

  1939年12月爆发的昆仑关战役是中队对日军攻坚作战的首次重大胜利。

原文标题:三国干涉还辽专家谈甲午战争:清朝如果可能获得最终胜利 网址:http://www.performer5information.com/lvyouxinwen/2020/0309/7894.html

Copyright © 2002-2020 天寒地冻新闻网 www.performer5information.com 版权所有  

联系QQ:135284866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