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山靖王妃墓里的“铜祖”是什么?

旅游新闻 2020-03-07134未知admin

  在《国家宝藏》节目上大红大紫,她本身的知名度也随之提高。其实,作为汉武帝的嫂子、西汉中山靖王刘胜的正妻,窦绾身边的宝物何止一座“长信宫灯”呢?比如下面这个宝贝,朴拙、低调、坦率,价值无法量化。

  第一种推测为生殖。汉朝人以铜祖,可能有多子多孙、枝繁叶茂的寓意。这种风俗源远流长。从新石器时代到青铜时代,多处文化遗址均有“陶祖”、“木祖”、“石祖”出土,分布在东、南、西、北各省份,可见是一种全域性、华夏先民普遍共有的习俗。

  根据考古报告,在已发掘的汉墓中,除了窦绾墓,其丈夫——中山靖王刘胜墓中也出土一只“玉祖”,和铜祖只是材质不同。此外,盱眙大云山汉墓、仪征联营西汉墓、西安三店村西汉墓、西安北郊郑西汉墓、汉阳陵墓、辽宁辽阳苗圃墓地西汉砖室墓等汉墓亦有铜祖出土。但总体而言,汉墓以铜祖十分罕见。因此,这些有铜祖的墓主身份特别值得关注:

  1.盱眙大云山汉墓的墓主起初被推测为吴王刘濞,后来确认为江都王刘非及其王妃;

  3.联营联营汉墓为庙山西汉王陵的墓,出土铜剑、铜镦、铜箭镞等兵器,推测墓主人为西汉诸侯王属下的武官;出土铜祖见下图:

  4.辽宁辽阳苗墓地西汉砖室墓为一夫二妻妾合葬墓,出土玛瑙杯、饰有与龙虎相斗图案的铜带钩、琉璃耳瑱等物品,证明墓主具有较高的地位。考古学家推测该汉墓的男性墓主为西汉派驻辽东郡首府襄平(辽阳古称)的官员。

  可以看到,以上墓主的身份均与中山靖王刘胜及王妃窦绾相当或相近,都是“贵圈”人士。

  综上所述,铜祖有可能是地位达到一定高度的汉朝上层人士所尊享的随葬品,贵圈标配,普通人负担不起,也没有资格使用。

  关于铜祖用途的第二种推测为用品。如果这种推测成立,中山靖王家的铜祖显而易见是窦绾的用品。在夫妻生活中,窦绾的丈夫刘胜似乎不大靠得住。

  刘胜是汉景帝刘启的儿子,汉武帝刘彻的异母哥哥,封爵“中山王”,谥为“靖”。刘胜载入史册的事迹主要有两条,其一是趁宴会之机,实施哭谏,引经据典,借古讽今,把诸侯王的问题奏闻汉武帝,晓之以理,动之以情,成功推动汉武帝废除诸侯王的,改善室诸侯的待遇。照此看来,刘胜智商、情商都不低,也比较有胆识。但是,有才不一定有德,有能力不一定有大志。

  【《汉书》:建元三年,代王登、长沙王发、中山王胜、济川王明来朝,天子置酒,胜闻乐声而泣。问其故,胜对曰:臣闻悲者不可为累欷,思者不可为叹息。故高渐离击筑易水之上,荆轲为之低而不食;雍门子壹微吟,孟尝君为之於邑。今臣日久,每闻幼眇之声,不知涕泣之横集也。夫众喣漂山,聚蚊成雷,朋党执虎,十夫桡椎。是以文王拘于牖里,孔子厄于陈、蔡。此乃烝庶之风成,增积之生害也。臣身远与寡,莫为之先,众口铄金,积毁销骨,丛轻折轴,羽翮飞肉,纷惊逢罗,潸然出涕。臣闻白日晒光,幽隐皆照;明月曜夜,蚊虻宵见。然云蒸列布,沓冥昼昏;尘埃布覆,昧不见泰山。何则?物有蔽之也。今臣雍阏不得闻,谗言蜂生,道辽远,曾莫为臣闻,臣窃自悲也。臣闻社鼷不灌,屋鼠不熏。何则?所托者然也。臣虽薄也,得蒙肺附;位虽卑也,得为东藩,属又称兄。今群臣非有葭莩之亲,鸿毛之重,群居党议,朋友相为,使夫室摈却,骨肉冰释。斯伯奇所以,比干所以横分也。《诗》云“我心忧伤,惄焉如捣;假寐永叹,唯忧用老;心之忧矣,疢如疾首”,臣之谓也。具以吏所侵闻。于是上乃厚诸侯之礼,省有司所奏诸侯事,加亲亲之恩焉。】

  刘胜志在。为提高西汉的人口出生率而不懈耕耘,就是他毕生的事业。他曾经同母哥哥、赵敬肃王刘彭祖:“哥哥,瞧你这个诸侯王当的,专门干地方的活,多管闲事。要每天看演唱会、进夜店、把妹泡妹,才是我们诸侯王该做的嘛!”刘胜不仅是这样说的,也是这样做的。而刘彭祖的回击也从侧面证明了刘胜的诚实:“中山王只进卧室,不进办公室,不辅佐天子安抚百姓,还配做什么籓臣!”

  结合刘胜向汉武帝上奏的情节来看,其耽酒好色的行为也许有自污避祸的考虑。在古代,室和勋贵往往以沉湎财气的方式,表明自己对江山毫无野心,从而杜绝君主的猜忌,达到的目的。不过,享寿53岁的刘胜一生育有100多个子女,要说他完全“不得已为之”,不知道有多少人相信?我反正是不信的。个人认为,刘胜一半以上的动力源于爱好——他酷好此道,是一根货真价实的大猪蹄子。

  【《汉书》:胜为人乐酒好内,有子百二十余人。常与赵王彭祖相非曰:“兄为王,专代吏治事。王者当日听音乐,御声色。”《史记》:胜为人乐酒【】:乐,五教反。好内,有子枝属百二十馀人。常与兄赵王相非,曰:“兄为王,专代吏治事。王者当日听音乐声色。”赵王亦非之,曰:“中山王徒日淫,不佐天子拊循百姓,何以称为籓臣!”】

  咱们以健康女性正常的生育能力为参照,算一笔技术账:即使刘胜做到“正红旗不倒、偏彩旗飘飘”,他至少90%的子女也不可能是跟窦绾一起造出来的。窦绾孤枕衾寒的夜晚必然很多、很长,然而,她不能离婚……所以,信老公不如信铜祖。

  此外,根据考古学家对盱眙大云山西汉江都王墓“铜祖”的,也不排除铜祖为江都王妻妾们的藏品。看来,窦绾不是一个人。

  假如用现代的标准来评价,“窦绾”们当然令人同情。但在古代背景下,皇室女性堂而皇之用铜祖排遣寂寞,并大大方方地把铜祖带去另一个世界继续享受,也是西汉较为、包容的表现。

  据成书于五代、北宋时期的日本汉方医书《医心方》引述中国《玉秘诀》记载,某种粉末、象牙……都曾出现在店的货架上。然而,《医心方》作者丹波康赖对此持鲜明的态度。他引用先秦彭祖(注意不是刘胜哥哥刘彭祖)语录,客串一把女德班,严厉广大女:“用那些东西会折寿,老得快、死得早!”

  【彭祖云∶所以使人不寿者,未必所为也。或以粉内阴中,或以象牙为男茎而用之,皆贼年命,早老速死。】

  这位丹波康赖是汉朝皇室。他的祖先阿留王系东汉灵帝裔孙,为战乱,于西晋年间东渡扶桑,定居日本。因此,丹波康赖和西汉皇室有一定的亲缘关系。但他已不认同西汉皇室先祖的“铜祖”爱好。

  据钟叔河论文《角先生与肉苁蓉》引用清朝道光(1838年)版《林兰香小说》的描写,当时售卖用品的店在柜台上放置钱盒,女顾客静静地来,一言不发,直接把订金放进盒子里就走。等店主完成订单,顾客又静静来取货,同样一声不吭地离开。宾主从头到尾都不会有半个字的交谈。事实上,由前述交易细节来看,应该是连照面都不打。

  【《林兰香小说》原文:京师有朱姓者,丰其躯干,美其须髯,设肆于东安门之外而货焉。其‘角先生’之制尤为工妙。闻买之者或老媪或幼尼,以钱之多寡分物之大小,以盒贮钱, 置案头而去,俟主人措办毕,即自来取,不必更交一言也。】

  这里的用品被称为“角先生”。在另一本描写晚明生活的清朝小说《姑》中,有一个诨名“长舌妇”的女人。因丈夫走了几年,长舌妇孤当,托人买到一副牛尿脬,自己关在里量好尺寸,把牛尿脬剪开,用“倒扣针儿”细细密密的缝好,再像吹气球一样吹起来……DIY出一个“角先生”。但是,“长舌妇”并不敢张扬。托人购买牛尿脬时,她没有说实话,而是谎称“装东西”用。

  不说就不说吧,大伙儿没事偷着乐。在明末清初小说《肉》中,“角先生”改进到可以灌热水、模拟人体温度的水平。这个“角先生”的材质想必类似于“长舌妇”的牛尿脬。【《肉》原文:竟像是个极大的角先生,灌了一肚滚水。】

  贫苦百姓自然玩不起西门大官人的花样,但群众的智慧和力量是无穷的。据明朝谢肇淛《五杂组•物部三》记载,有一种名为“肉苁蓉”的菌类,可以充当免费的替代品。它比“铜祖”、“角先生”更天然、更环保,而且就地取材,随用随走,方便快捷。据说还能入药,治疗不孕不育症有奇效。

  【《五杂组•物部三》原文:肉苁蓉,产边塞上堑中,及大木上。群马交合,精滴入地而生。皮如松鳞,其形柔润如肉。塞上无夫之妇,时就地淫之。此物一得阴气,弥加壮盛,采之入药,能强阳道,补阴益精。或作粥啖之,云令人有子。】

  清末西风东渐,国人惊愕地见识到光怪陆离的玩法。晚清著名学者夏燮在《纪事》一书中,竟然制造“倮妇人”取乐。“倮妇人”平时能像衣服一样折叠存放,充气后则栩栩如生,柔软温暖。

  夏燮的原话是:“又能制物为倮妇人,肌肤、骸骨、耳目、齿舌、阴窍无一不具,初折迭如衣物;以气吹之,则柔软温暖如美人,可拥以交接如。其巧而丧心如此。”听着真是又惊又怒。

  然而,比他早生近两千年的窦绾或许会叹息:“我们那时大汉雄风,什么都比外夷领先;怎么到你们这一代,连这个东西也不如人了!”

  束家平、夏晶、刘勤、陈辉、曹骏、刘碧宏、胡乔《江苏仪征联营三座西汉墓的发掘》,

  《大云山汉墓墓主为刘非,有“铜祖”性器》(中新网2011年6月10日转载自扬子晚报)、

  作者简介:细雨丝竹,又名浅樽酌海、井飞鸟,毕业,金融从业者,文史控、推理迷、言情痴、考据癖。长篇小说《神探王妃》、长篇历史散文《鱼》(笔名“浅樽酌海”,已签约出版,继续创作中;前者部分连载于晋江)。

  细雨丝竹,又名浅樽酌海、井飞鸟,毕业,金融从业者,文史控、推理迷、言情痴、考据癖。长篇小说《神探王妃》、长篇历史散文《鱼》(笔名“浅樽酌海”,已签约出版,继续创作中;前者部分连载于晋江)。

原文标题:中山靖王妃墓里的“铜祖”是什么? 网址:http://www.performer5information.com/lvyouxinwen/2020/0307/6822.html

Copyright © 2002-2020 天寒地冻新闻网 www.performer5information.com 版权所有  

联系QQ:135284866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