李光地清朝大臣揭露科举考试的有人讥讽:贼喊捉贼

财经新闻 2020-03-2157未知admin

  科举考试制度发源于隋唐,兴盛于宋朝,到了明朝、清朝时期则发展到了顶峰。可是,盛极而衰,科举制度也是如此。清朝时期,科举考试各项制度变得成熟,但也出现了不少弊端,李光地科举场上百出。

  乾隆时期,攀珅的大臣吴省钦在主持乡试时,收受考生银两。一名考生在落第后愤愤不平,在考场门口贴上一副对联。上联是:“少目焉能评文字。”下联是:“欠金岂可望。”横批是:“口大欺天。”

  这幅对联里将“吴省钦”3个字拆开,分别嵌进上下联和横批,传唱一时,让吴省钦一个翰林斯文扫地。

  其实,在清朝时期,参加科举考试的考生几乎都要拜主考官为老师,自称“门生”,并交纳一笔丰厚的财礼,这已是公开的事实。考试场中,送过礼的考生夹带抄袭,蔚然成风,考官则“睁一只眼闭一只眼”。没钱送礼的考生则只能“裸考”凭硬本事。这在无形之中,加重了考生的经济负担。

  清朝康熙年间,有一个大臣叫缪沅。缪沅,字湘芷,江苏泰州人,生于1672年。1709年,35岁的缪沅参加由礼部组织的会试。这场会试由李光地、张廷枢主持,是《知者乐水》《今夫天斯》《孔子之谓》。缪沅顺利通过会试,并在随后的殿试里取得了一甲第三名的好成绩,即探花。

  随后,缪沅点了翰林,授翰林院编修,步入,历任礼科给事中、刑部侍郎、礼部尚书等职,官居从一品。

  缪沅寒窗苦读几十年,参加了童子试、乡试、会试,尝尽科举考试的酸甜苦辣,对于科场里的各种“潜规则”是熟稔于心。李光地汪景祺在《西征随笔》中记载,缪沅当了礼科给事中后,有了专折奏事的,便在奏折里披露了科场里的各种:“其中云,投拜门生也,诗文为贽也,遍送秘封也,充假名士也,家人门客也,盟会香火声气也,临考之小纸夹带也,场中之代请作文也。”

  一般来说,礼部官员的奏折送到那里后,都会裁去姓名后,发给大臣们讨论。只有缪沅的奏折,没有裁去姓名而直接发给大臣们讨论。缪沅的奏折开了先河。

  钱以垲是浙江嘉善人,是1688年的进士出身,资格比缪沅老,由于他做过通政使司左通政,又被称为“钱通政”。钱以垲告诉缪沅的儿子缪集说:“惟能知非,尊能知之如此其详,言之如此其尽乎?”言下之意,是缪沅一定也是科举的参与者,不然怎么可能知道得如此详细呢?

  不仅如此,钱以垲也上了一道奏折称:“今每逢乡试、会试之年,则出示贡院门外,大书云礼科给事中缪沅条奏,天下方轻读书人,不齿举人、进士,有短垣而自逾之,何哉?入室操戈,逆取顺守,常见不通名士,甫得一第,即过河拆桥,固不止缪沅一人而已。李光地”这一番长篇大论,不过是缪沅“过河拆桥”“贼喊捉贼”。

  记录这段“笔墨官司”的汪景祺,也是浙江人,是钱以垲的老乡。他对钱以垲的做法嗤之以鼻,在《西征随笔》中写道:“浙西乃有此,每闻人言钱以垲是浙江人,为之愧死。”

原文标题:李光地清朝大臣揭露科举考试的有人讥讽:贼喊捉贼 网址:http://www.performer5information.com/caijingxinwen/2020/0321/13581.html

Copyright © 2002-2020 天寒地冻新闻网 www.performer5information.com 版权所有  

联系QQ:1352848661